麻豆传媒狠狠日狠狠射狠操

“茹儿不得无礼。。”孟浩轩没好气的瞪了曹亚茹一眼,转眸望向苏陌凉,轻声细语的建议道:“这位姑娘,这个时间,走在吉月森林,想来是要去苍元国帝都参加宗派大,不过,看你样子不像是苍元国的人,应该对帝都不了解。但是,我们正好也要去那,对帝都也‘挺’熟悉,何不跟我们一起走,大家相互有个照应呢。”

苏陌凉冷冷瞥了他一眼,听他们也是去苍元国帝都,有些心动了,权衡稍许,微微颔首:“好吧。”

既然有免费的导游,省时省力,何乐而不为!

苏陌凉无视曹亚茹怨毒的视线,坐进了马车,一路都闭目养神,基本不与他们‘交’流。

曹亚茹则是程死盯她,恨得牙痒痒。

“哼,真是装模作样,明明受了伤,还这么拽,要不是孟哥哥收留你,你早被这儿的灵兽给生吞活剥了。”

曹亚茹看不惯那张过分美‘艳’的脸,更看不惯她冷冰冰,不爱理人的‘性’子。

孟浩轩闻言,无奈的劝了一句:“茹儿,你少说两句吧。”

“哼,我觉得我还说少了呢,我看这个贱人八成是故意装成受伤的样子,专‘门’骗孟哥哥你这样善良的老实人,哼,有些人的‘花’‘花’肠子多着呢,谁知道呢!”

曹亚茹见苏陌凉只是一身素‘色’蓝裙,太过朴素,一看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,再加她浑身是伤,狼狈不堪,独自在森林里徘徊,怕是遭了歹人的手,才这副鬼样子。

想到这儿,曹亚茹更是对苏陌凉鄙视不已。

“聒噪!”闭着眼睛,努力修复着伤口的苏陌凉,不悦的皱起了眉头,低咒一声。

端庄秀丽

曹亚茹一听这话,顿时来气儿了,“你——你说什么!你再说一次!”

苏陌凉缓缓睁眸,厌恶的觑了她一眼:“我说你聒噪!”

“你——孟哥哥,你看,明明是她挑事的,她骂我聒噪!”曹亚茹不服气的吼起来,希望孟浩轩能为她主持公道。

孟浩轩‘揉’了‘揉’额头,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你的确‘挺’聒噪的。”

“孟哥哥,你——”曹亚茹气得半死,却又被孟浩轩堵得无话可说。

这样吵吵闹闹行了一天的路,很快便是到了晚。

入夜,大家都从马车里走了出来,选了个空地,搭起了帐篷。

夜晚更深‘露’重,孟浩轩便是吩咐着护卫烧起了火堆儿,打了猎物过来。

大伙儿都坐在火堆旁边暖着手,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讨论着宗派大。

孟浩轩见苏陌凉坐的远远的,还如在马车那般,静静的打着坐,冷着脸,不说话,似乎也不大喜欢听他们说话,心里更是好她是什么人,一天到底在想法。

现在的苏陌凉是迫切的需要修复伤口,提升实力,绿蔓和安嬷嬷的血海深仇,还等着她报呢。

没有杀掉苏妍音和胡长老的每分每秒对苏陌凉来说都是极大的煎熬。

所以,她实在腾不出时间来想其他的。

孟浩轩见她一个人清冷的坐在那儿,不禁好心的拿起一个‘鸡’‘腿’朝她走去。

“姑娘,你身有伤,又一天都没吃东西了,还是填下肚子吧。”

苏陌凉睁眼看了看他,对这个长相秀气,行为儒雅正直的男人,倒是没有多大排斥。

只是,她实在没心情吃东西。

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

看着她不领情,孟浩轩有淡淡的失落。

他很想和她说两句话,可她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那边一直关注着孟浩轩的曹亚茹气得面‘色’绯红,握紧了拳头。

孟浩轩都没给她拿‘鸡’‘腿’,反而去关心那个贱人,可恶!

“孟哥哥,你别去管她。她不吃,我吃!”

听到这话,孟浩轩只有走了回去,将‘鸡’‘腿’递给了曹亚茹。

曹亚茹满心欢心的接过手,张嘴啃起来,只要是孟浩轩烤的,对她来说,是最好吃的。

可没吃一会儿,曹亚茹突然觉得肚子一阵阵‘抽’痛,到最后,竟是面‘色’发白,嘴‘唇’发紫,捂着肚子滚到了地。

“哎哟——哎哟——”

不一会儿,墨衣男子白兴学和蓝衣男子祖英杰也是跟着叫痛起来。

都痛得滚到了地。

孟浩轩看他们这个样子,吓了一跳:“你们怎么了啊?”

“哎哟,我肚子痛!”曹亚茹痛得大汗淋漓,呲牙咧嘴的。

“怎么会突然肚子痛呢?”孟浩轩蹙眉,满脸焦急。

坐在远处的苏陌凉,也是被他们的动静吸引了目光。

“他们是了毒。”看在孟浩轩载她一程的份,苏陌凉淡淡开口,一针见血道出了原因。

“毒?”孟浩轩见一直不大说话的苏陌凉突然开口,眸‘色’划过震惊。

“应该是他们打的猎物死前吃了什么有毒的植物,所以体内带了毒素。”苏陌凉冷静分析道。

曹亚茹闻言,像是恍然大悟般,指着苏陌凉大吼:“是你!一定是你下的毒!难怪你不愿意吃呢,竟然是这个原因,你好歹毒的心啊。”

苏陌凉无语,她好心的说出原因,结果自己反倒成下毒之人了。

既然如此,她真没那个好心去管她的闲事。

旋即,苏陌凉选择了沉默,再度闭了眼睛,当做没看到,没听到。

看着她不说话,曹亚茹以为她默认了,更是得寸进尺的嚷起来:“贱人,你赶紧把解‘药’拿出来,不然我今天非扒你一层皮不可!”

曹亚茹又是疼,又是喊的,没两下被折腾得没了力气,只剩下一阵痛苦的呻‘吟’。

孟浩轩看到这里,着急的皱着眉头,望向苏陌凉,恳求道:“姑娘,听你那意思,应该是知道这种毒的,不知道你能否解这个毒?”

看着孟浩轩恳求真诚的目光,苏陌凉心下一软,微微点头:“嗯,能。”

曹亚茹听了,更是火大:“什么知不知道啊,这分明是她下的毒,她肯定知道啊!”

“好了,茹儿,少说两句。”孟浩轩不悦的低斥一声。

“孟哥哥,肯定是她搞的鬼,我跟她没完!”

孟浩轩无语,有些抱歉的对苏陌凉说道:“姑娘,能否帮帮他们?”

看着孟浩轩诚恳的态度,苏陌凉无视曹亚茹的怒骂,缓缓掏出几颗化毒丹,递给了孟浩轩:“这个丹‘药’,他们吃了应该会好。”

苏陌凉前不久炼制了地品的化毒丹,专‘门’解植物毒的,十分有效。

不过,她一直都没用处,丢在了空间里没动。

既然他们需要,拿出来,也不碍事。

孟浩轩多少是有些见识的,一看是地品的丹‘药’,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目:“这——这竟然是地品的化毒丹?”

要知道地品的丹‘药’只有丹师巅峰才可以炼制出来啊。

难不成眼前的‘女’子竟是一名炼丹师?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